吃掉網易,阿里打的一手好算盤

經過一段時間的“拉鋸戰”,2019年9月6日,網易考拉終究還是選擇與阿里“牽手”。阿里巴巴集團宣布用20億美元全資收購跨境電商平臺——網易考拉,同時由阿里巴巴旗下天貓進口總經理劉鵬擔任考拉CEO,收購的考拉平臺選擇獨立運營。

1、阿里20億美元“吞下”網易考拉

網易第二季度的財報顯示,游戲營收114.3億元,同比增長13.6%,與一季度的118.5億營收,實現35.3%的增速,出現了下滑。游戲作為網易核心業務,營收利潤出現下滑,游戲業務已駛入減速區,直接影響到公司整體營收。

2016年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網易創始人丁磊說過:“希望未來三至五年,網易考拉海購能夠實現百億到千億的大規模跨越,再造一個網易。”當時讓丁磊充滿信心的便是,跨境電商賽道的“網易考拉”。

2017年,網易考拉一度被爆出想采用并購的形式分拆出來,實現單獨上市。2018年,網易考拉也有著想和亞馬遜合作的意圖,一旦牽手成功,最起碼在海淘業務的發展上會得到強大支持,然而這一計劃最終因“某種原因沒談攏”而失敗,網易考拉獨立上市之路也就遙遙無期。

年初,多家媒體報道網易裁員的傳聞,也從側面反映出網易的電商確實面臨嚴峻挑戰。

9月6日,阿里宣布收購了網易的“考拉”,引發外界一陣熱議。畢竟都知道丁磊對網易考拉的期望是非常高的,甚至將網易再一次“大翻身”的機會壓在身上。

作為跨境電商巨頭之一的網易考拉,規模上盡管發展飛速,但是盈利能力略欠火候,形式逐漸變得嚴峻,對內網易集團也采取了相應的“節流措施”。但網易的CFO楊昭烜透漏“虧損太快,想要節流換取增長和盈利已經不可能,唯一可取的就是在電商上達到平衡”。

換句話說,就是如今的網易電商業務,開始燒錢運營,此次丁磊將網易考拉“委身”于阿里巴巴,是希望考拉可以借助其龐大的生態體系來繼續實現給大眾提供高質量的跨境電商服務的夢想。

從整個行業看,網易跨境電商一路發展跌跌宕宕,面對拼多多、淘寶、京東眾多的勁敵,丁磊也感受到了它的乏力,網易電商的盈利能力,仍然處在一個較低的水平上。

對于跨境電商來說,流量的獲取難度、價格都在與日俱增,唯有玩家的強大實力才是決定它能走多遠的法寶。

其實,相比起苦撐,對于網易而言,將考拉送入阿里的懷抱,是一個不算太壞的選擇;對于阿里,用20億美元收購考拉也是對“網易考拉”的解救,是自己跨境電商布局的一環,也讓阿里在整個跨境電商的格局中也有了更強的主動性。

2、跨境電商格局“生變”

上半年,跨境電商首位被市場份額為27.7%的網易考拉占據,緊隨其后的是阿里巴巴旗下天貓國際,它占據了跨境電商市場份額的25.1%。跨境電商最大的的蛋糕被這兩家巨頭平分。

按此數據測算,阿里將占據跨境電子商務行業的大半江山,市場份額將接近54%,具有行業絕對的領先優勢。業內普遍認為,本次“阿里和收購網易考拉”交易完成后,國內跨境電子商務市場的結構將由“兩超多強”的格局向“一超多強”形式進行轉變。

在行業層面,根據艾媒咨詢的《2019年上半年中國跨境電子商務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跨境電子商務總體市場規模約為9.1萬億元,預計2019年進入10萬億市場,2020年達到12.7萬億元。同時,2018年中國海淘用戶超過1億,預計到2020年將達到2.11億。

阿里將在跨境進口方面處于領先地位,短期內不會動搖。因此,10萬億級的跨境電商大市場也將迎來阿里的長期統治。當然,未來天貓國際自主經營的比重將大大提高,與京東在標準產品來源上的競爭將更加激烈。作為阿里的主要競爭對手,京東和其背后騰訊無疑會受到產業結構變化的影響。如果騰訊或京東想趕上反超車,也不乏機會。

對于這一領域的其他參與者來說,像非天貓京東的新生力量將在垂直品類、個性化品類等多元化品類的“內容+社區+粘性商品”的軌道上具有巨大潛力。

阿里巴巴與網易的雙向選擇,使得跨境電商領域競爭逐漸走向白熱化。對于收購網易考拉阿里是早有預謀的,吞下“網易考拉”明顯是布局跨境電商的一步棋。

3、天貓遇上考拉、加快阿里跨境電商步伐

網易電商起步晚,在2014年之前,網易主要靠游戲和廣告,外加創新業務。游戲作為核心業務在14年一度出現了瓶頸期,增長的速度逐漸下滑。在這種背景下,網易決定將焦點聚焦在電商業務上。當時的丁磊很看好電商,因此有了大家熟知的豪言壯語“用電商再造一個網易”足以見得網易集團對發展電商板塊的信心和抱負。

如今,網易把考拉賣給阿里,網易沒做好的考拉這門電商生意,阿里又將如何延續網易的電商夢?

考拉目前的商業市場占有率最高,融入阿里后,必將有著更大的提升空間。雖然考拉的供應鏈和物流已經達到規模,但與阿里相比仍有許多差距。因此,一旦考拉倚靠阿里這棵電商大樹,流量獲取利用率和品類擴展有望得到明顯提高,也必將成為阿里旗下的“一員大將”。

阿里現任掌門張勇在去年表示“在未來的5年,阿里巴巴集團的跨境電商領域要實現2000億美元的進口額。”隨后,阿里巴巴旗下的天貓國際也表示,2019年的戰略是升級直營業務項目,與平臺內業務對接,建立新的“兩輪驅動”模式,共同開創海外直營倉新局面。

阿里接手考拉,此舉攻守兼備,可以阻擊對手的同時,也占據跨境電商的大塊市場份額,對于阿里,這打的是一次有戰略性價值的如意算盤。阿里接下來的考量應該是將天貓和考拉聯合,在跨境電商這塊規劃藍圖,坐實中國電子商務進出口貿易領導者的地位。

當然,對于互聯網企業來說,除了電子商務領域,泛娛樂領域的各種“戰爭”也相當激烈,而這些領域的“山頭”基本上都被BAT占領了。

4、在線音樂領域、阿里處于劣勢

從在線音樂來看,目前國內在線音樂市場,可以說是騰訊、網易和阿里巴巴三家的爭奪戰。

騰訊旗下的QQ音樂占據大壁江山,幾乎是手機上必下APP,同時酷狗音樂和酷我音樂又緊隨其后;百度旗下的千千音樂也是一直努力追趕;網易云音樂算是音樂中的佼佼者,后來居上備受歡迎,同時網易還在不斷投資蝦米音樂,如今國內音樂市場發展得如火如荼,競爭也相當激烈。

不過,從資本關系來看,阿里音樂一手好牌被打得有點慘敗。

6月份,有媒體稱,“網易云音樂有和蝦米音樂合并的初步打算,選擇阿里大文娛擔任網易云音樂的大東家”,不過,隨后雙方紛紛證實,此事件純屬不實傳聞而已。使得蝦米音樂處境十分緊張,面對騰訊在音樂版塊的成就卓越,阿里僅僅只有蝦米音樂在苦苦支撐。

音樂方面,一直是阿里的短板。反觀騰訊,在音樂娛樂方面有著揮舞著巨額資金,廣撒網,大撈魚。與唱片公司合作,購買獨家版權,助力豆瓣FM復興,甚至參與全球音樂份額競爭。2014年以來,阿里和騰訊都進入娛樂業大規模資本運營期。但與阿里不同的是,擁有游戲基因的騰訊在布局時,在音樂領域的動作也頗多。

2017年1月24日,騰訊宣布與中國音樂集團合并QQ音樂業務,將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民族K歌等歸類為騰訊音樂。合并后,QQ音樂、酷狗、酷我等品牌仍舊保持了自主發展,為用戶繼續提供多元化的音樂選擇,國內音樂市場也逐漸形成了騰訊音樂一家獨大的局面。

5、領投網易云音樂布局音樂領域

9月6日,阿里除了對網易考拉進行全資收購,還以7億美元領投網易云音樂、此次投資為網易云音樂B2輪融資,而網易也仍舊具有對網易音樂的最大控制權。

這或許意味著,中國音樂流媒體市場正式成為騰訊和網易音樂的戰場,而阿里作為網易音樂的強大后援。只要有網易音樂的一口肉吃,阿里必定也會分得一杯羹,這也是阿里的一手好棋。

騰訊之外,僅有網易,在中國在線音樂行業,牌桌上的玩家數量正在下降。

如今阿里選擇投資網易音樂,采用的也是“曲線救國”的路線,為自己大文娛事業步步布局,爭取更多的流量入口。當網易云音樂與百度、阿里相繼結盟后,行業格局也將悄悄地發生著變化。

那么,網易云音樂能否不辜負阿里的期望,完成阻擊騰訊音樂的任務呢?阿里與網易的音樂結盟,使得兩者在線音樂市場的形勢顯得不那么被動。不過,國內在線音樂市場已經成為騰訊音樂的主導市場。阿里與網易的合作試圖搶占市場,要想撼動騰訊音樂的地位,也并不現實。

即使網易云音樂與蝦米合并、短期也難以撼動騰訊音樂在市場上的地位。要知道,音樂版權問題一直存在,也是阿里、網易、百度的一塊心病。而騰訊音樂在音樂版塊資源雄厚,擁有著最全面的生態版權,即使這三家巨頭聯手也難以撼動騰訊音樂的地位。

當然,在阿里投資網易音樂后,在整個大文娛領域無疑又多了一張“底牌”。對于網易來說也是一樣,背靠阿里,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進一步保證自己長久的生存下去,這也尤為重要。

但如果阿里、網易、百度三巨頭在線音樂市場占據統一戰線,各自在未來放大自身優勢,加大對音樂版權的投入,加大版權力度。借這個業務為它們的音樂市場帶來更大盈利的空間,以便在未來與騰訊音樂競爭。

收購考拉、投資網易音樂對阿里來說是布局海外市場和泛文娛領域的創造增量戰略、接下來阿里當然也會繼續盤活存量。

6、阿里下一個如意算盤

8月15日晚間,阿里巴巴正式發布了2020財年第一財季財報,財報顯示,阿里本財季營收達到1149.24億元人民幣,去年同期的營收為809.2億元,同比增長了42%,從財報來看,效果十分可喜。但輝煌數據的背后,是阿里近幾個季度的增長下滑。

作為中國最大的電子商務巨頭,阿里本季度在中國零售市場移動MAU 近7.55億,季度凈增長為2000萬,年活躍用戶為6.74億,雖然年活躍買家和手機月活增長率呈現下降趨勢,但對于這樣一個電子商務巨頭來說已經實屬不易,畢竟守業難于創業。

阿里應對線上流量枯竭的另一戰略是布局新零售,搶占線下流量和入口,來線下尋求流量。2017年,阿里巴巴線下新零售不斷“買買買”持續霸屏一整年,2018上半年,騰訊入局與阿里正面硬剛。

阿里、騰訊兩家龍頭的爭鋒將新零售這波浪潮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層面,對于線下的零售商而言,現在面臨著站隊、選擇自己陣營的問題,而選擇不站隊的或者根本沒有機會選擇的商家,很快就消失在激烈的戰爭中。

根據阿里巴巴的財報,截至第二季度,阿里巴巴的總收入為1149億元,較2018年同期的809億元增長42%,這主要是由于新的零售業務。

本季度,由阿里旗下的零售業務、盒馬鮮生、天貓超市、等實現營業收入167億元,占總收入的14%,比去年同期增長134%。僅次于去年同期137%的增幅,收入占比也從去年同期的9%提高到現在的14%。

看起來,阿里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在不停增長,一直在努力“打算盤”,保持用戶增長,流量獲取。但移動紅利在消失,用戶增長越來越難,面對殘酷的競爭,互聯網企業比拼的就是:誰能夠盡快的盤活存量、創造增量,短期目標結合長期目標,雙線并行。

7、大象轉身

9月10日,馬云在生日這天,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職務。在中國商業史上,這無疑是歷史性的一刻。在2019年9月10日之后,馬云將繼續擔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成員,直至2020年阿里巴巴年度股東大會。

馬云給世界留下了一家市值高達4658.83億美元的電商帝國,他是一代青年人的偶像,阿里和馬云的故事,也給這個時代留下了傳奇。

回顧阿里巴巴成就輝煌的一步步的布局,其實“九年之棋”的每一步都走的頗為精妙。

2005年,阿里獲得雅虎的業務;2008年,阿里巴巴推出名為淘寶商城的產品,后來衍生出天貓,構成了電子商務的主要資產;2009年,推出了云服務,如今成為阿里的第二大營收來源;2011年,阿里把發布的支付寶控股權賣給馬云控制的財團;2012年,在香港掛牌交易5年之后,為讓利客戶,選擇退市;同年,阿里耗資76億美元回購了雅虎所持持有的半數股權;2014年:阿里巴巴集團在紐約掛牌,募得250億美元資金;2015年:阿里投資人民幣283億元,正式把“新零售”戰略攻下。2015年,阿里邁出國際化的重要一步,擁有了東南亞電商公司Lazada的控股股權;2018年,成立螞蟻金服。

九年之棋局,如羚羊掛角、天馬行空,但千里之行的每一步又走的非常踏實穩重。阿里覆蓋新零售、打造物流、在電商領域“吞下考拉”、在大文娛方面布局網易音樂、甚至金融科技各個領域也步步為營,目前來看每一招棋都下的穩、準、狠。

張勇說“我們花這么大的代價、這么大的投入去做這件事情”,“最重要的目的是尋找我們的同路人,一起走向未來、走向以后的102年。短期來看,找到未來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的同路人。”

“馬云后時代”傳棒給張勇,繼續深入發展“新零售”、并繼續加大布局,下好阿里的每一盤“珍瓏琦局”。阿里能不能活過102年,這個是很難預測的。但以阿里所展現出的精妙戰略布局能力和超強執行力來看。我們有理由相信,大象轉身后,阿里未來仍可期。

寫在最后:

作為電商和互聯網公司,阿里一步步從BAT中脫穎而出,成了“龍頭老大”,從沒停止布局。收購網易考拉、投資網易音樂、走好下沉市場和零售的每一步棋。說這是始終不忘初心的阿里人的雄心壯志也好,是阿里集團“如意算盤”撥的巧妙也罷。阿里的這些動作都在引領阿里巴巴集團本身和中國電商的前進步伐。

文,韭菜財經/記者胡曉玲,公眾號ID:jiucaifin

「互聯網的一些事」聚焦互聯網前沿資訊,行業爆料、小道消息、內幕挖掘,關注互聯網熱點事件!干貨分享,提供各種產品文檔、行業報告、設計素材免費下載。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鏈接: http://www.luftpt.live/132994.html (轉載請保留)

体彩7位数有什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