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營收凈利潤雙雙縮水,獵豹的轉型內功有待精進

一季度營收凈利潤雙雙縮水,獵豹的轉型內功有待精進

哪里有流量,哪里就有獵豹。

近些年來,互聯網風口不斷,直播、短視頻、信息流、游戲、AI等一個接著一個。獵豹,如它的名字一般,對市場的嗅覺極其敏銳,行動也十分迅速。于是,在直播、短視頻、游戲、信息流、AI等領域均能看見獵豹的身影。從做工具產品到做內容,獵豹看上去無所不能。

用“涉獵廣泛”來形容獵豹一點也不為過,2015年開始獵豹先后投資了短視頻團隊,2016年推出了直播社交產品LiveMe、出品了游戲《鋼琴塊2》等。

但是獵豹始終沒有一款主心骨產品,盡管獵豹清理大師在國際占據了部分市場,可在國內卻一直火不起來。或許是因為360清理大師、騰訊手機管家等競爭對手共同分割著國內市場,加之獵豹沒有形成核心的競爭力,因此獵豹更像是一只站在門口觀望的豹子。

追著風口跑的獵豹,6月14日晚發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這次的財報比以往晚了將近一個月。來遲的財報實際上如多數媒體所說,是因為數據不太好看。財報顯示,一季度營收為10.856億元,同比下降了5.2%;凈利潤為711.4萬元,同比下降了89.8%。

另外,許是受到去年年底廣告“欺詐門”的影響,獵豹的月度活躍用戶數受到了打擊,同比出現了下降的情況。

財報顯示,一季度獵豹的全球移動月度活躍用戶數為4. 348億,較去年同期的5.74億明顯降低了。而在這4億的MAU中,海外用戶移動月度活躍數占到了70.3%,與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也就是說,獵豹在國內用戶的把握上,還是相對乏力了些。

再聚焦到本季度獵豹收入與利潤雙雙下跌的頹勢,在一季度這個階段中獵豹究竟出現了怎樣的變數?造成如此結果的原因又是什么?

費用增長,海外收入下降

造成營收與利潤雙雙下跌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各項費用的增長,其中包括了研發費用、營銷費用、管理費用等。

一方面,研發費用同比增長33.7%至1.969億元,獵豹給出的解釋是用于股票薪酬支出與研發人員相關的業務。而管理費用同比增長16.8%至1.058億元,財報顯示主要用于專業服務費用以及員工福利。

實際上,獵豹最開始就是致力于為全球用戶提供卓越的工具應用,如果說在研發工具與在員工管理上加大投入并不足為奇。

只不過,財報資料說明,此次研發費用是用在公司的手機游戲和人工智能相關的業務。換句話說,拓展開來的游戲以及AI成了獵豹投資的新寵。

另一方面,銷售和營銷費用同比增長11.6%至4.363億元,獵豹作出的解釋是此費用用于手機游戲與人工智能相關的推廣工作。

獵豹加大力度斥資于游戲與AI方面的打造還是取到了良好的效果。2月份發行的游戲《滾動的天空2》在全球App Store的推薦超過了37000次,并在手游分享社區TapTap中獲得了9.5的高分。

也就是說,財報中統計的一季度總營業費用同比增長的19.2%至人民幣7.364億元,其中的研發費用、管理費用、營銷費用,基本上是用在了游戲、AI的開發與推廣方面。

除此之外,海外市場收入下降導致了工具產品及相關服務的營業利潤下降。

財報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海外市場收入為6.613億元,低于2018年同期的6.975億元。而獵豹在海外市場分布的業務中,工具產品及相關服務占據很大一部分。追溯獵豹的歷史,其最引以為傲的業務應該是工具產品的研發,這也是當年幫助獵豹走出海外最尖銳的武器。

可如今工具產品及相關服務的營業利潤僅達到1.232億元,低于2018年同期的2.647億元。無疑工具產品及相關服務的營業利潤受到了海外市場收入的牽制。而對于工具業務營業利潤下降這件事,財報解釋為這主要是2018年國外媒體負面報道導致的消極影響。

遺憾的是,負面報道帶來的直接影響,其中也包括了文章前面提到的今年一季度降至4億多的MAU。

總結來看,各項費用的增長、海外收入的下降,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一季度獵豹收入與利潤雙雙下跌的頹勢。不過好在,拼命跑向風口的獵豹,在移動娛樂業務領域還是跑出了些頭彩。

移動娛樂成收入功臣,占總收入一半

移動娛樂業務收入成為獵豹財報的一大亮點。由于手機游戲業務和LiveMe直播業務的增長,移動娛樂業務的收入同比增長41.7%至人民幣5.562億元,占2019年第一季度總收入的51.2%,高于2018年第一季度的34.3%。

本季度手機游戲業務收入同比增長72.5%至3.01億元,主要是因為Bricks n Balls的強勁表現。另外,直播業務live me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長17%至2.55億元,獵豹表示live me的增長主要是付費用戶的平均付費額度增長。

這是值得獵豹慶幸的一則數據,移動娛樂收入的占比越來越高,除了前面費用上行展現出獵豹寄予的厚望外,似乎也表明了將重心放置移動娛樂業務或許是獵豹較為明智的舉措。

財報還顯示了,2019年第一季度,移動娛樂業務的運營虧損為4410萬元人民幣,而去年同期的運營虧損為7500萬元人民幣。其中虧損減少的主要原因是,LiveMe的運營杠桿率不斷上升,成本和費用管理更加嚴格,公司旗艦游戲的運營利潤有所提高,部分被推出新游戲的舉措所抵消。

也就是說,一季度內移動娛樂業務的取得的豐收開始讓獵豹的虧損有所緩和了。況且,財報顯示一季度獵豹游戲業務收入達到3.02億元,同比增長72.5%,占總收入的28%。對此財報中也作了解釋,“2019年第一季度,我們還推出了一系列休閑游戲,這也為收入增長做出了貢獻,盡管他們的總收入貢獻仍然微不足道。”

這番解釋中,可以看出獵豹對游戲的持續投入,以及游戲對獵豹的重要性,只可惜目前新游戲尚未表現出很強的變現能力。而且有一點需要注意,隨著國內監管的越發嚴格,獵豹在游戲、直播、短視頻等移動娛樂業務領域要更加謹慎才行。

另外,其他收入增長299.2%至人民幣31.5百萬元,主要是受到AI獵豹翻譯器銷售的推動。在此不得不提的是,獵豹在追逐AI的風口上,步伐是越來越快了。但是獵豹應該明白,單單憑借營銷AI翻譯器并不能證明獵豹今后將轉型成AI公司。

獵豹應“精”營主心骨業務,修好內功

回頭看近些年來獵豹在市場的一舉一動,除了研發工具產品之外,還在海外運行LiveMe、發行游戲、積極運籌AI業務,種種跡象給人的信號就是,獵豹正在加大轉型的力度。

再看看獵豹的營收組成部分。獵豹的營收由三部分組成,分別是工具產品及相關服務、移動娛樂收入、其他收入。其中移動娛樂收入與其他收入都在穩中求進,而工具產品及相關服務倒成了“拉后腿”的部分。

諷刺的是,作為最先出海的工具產品及其相關服務,如今卻成了致使獵豹財報失色的來源。雖說獵豹采取了一系列行動來證明工具產品并未有涉嫌廣告欺詐的行為,但是丑聞事件的發生還是引起了不少用戶產生抵觸的心理,而且還嚴重影響了獵豹的形象。

與此同時,市場傳來獵豹追風口、賺快錢的聲音越來越大,這并非空穴來風,從它在直播、短視頻、游戲、AI等領域的布局可看出一二。值得注意的是,盡管說一季度中在游戲領域確實有所成效,但是別忘了,一直在求創新、追風口、追流量的獵豹,最初是聞名于工具產品業務。

更何況透過一季度財報,以獵豹目前在市場上的表現來看,其并未生產出最具代表性、最能體現其核心競爭力的工具產品。加之互聯網市場瞬息萬變,若互聯網企業沒有一項能代表企業核心競爭力的產品或者技術,那么很可能會成為市場淘汰篩選的對象。因此,經營好自身的主心骨業務對獵豹來說極其重要。

總的來說,獵豹第一季度的經營虧損為1770萬元,而去年同期的營業利潤達到了1.36億元。無疑一季度這份財報數據不太好看。

第一季度財報的最后獵豹也對2019年第二季度作出了展望,獵豹公司預計其第二季度總收入將在9.2-9.5億人民幣之間。市場瞬息萬變,希望頻繁求變的獵豹能沉淀下來將主營業務做精做強,期待獵豹在二季度能交出一份精彩答卷。

本文記者周春花

「互聯網的一些事」聚焦互聯網前沿資訊,行業爆料、小道消息、內幕挖掘,關注互聯網熱點事件!干貨分享,提供各種產品文檔、行業報告、設計素材免費下載。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鏈接: http://www.luftpt.live/132968.html (轉載請保留)

体彩7位数有什么app